Akayami

我用它救赎你,而你也救赎我。

其实感觉自己同省是第一个拿到的,其实不回家过年的话同城当天就能到。网站年终盘点花了太多时间,昨天才又完整的看了一遍。
番外简直治愈心灵。
感觉还能在霜铁坑里呆五百年。
太太@给我来只吧唧熊 的笔触太细腻了,感谢太太写了这么棒的故事❤️。
还有太太@爱酱 的G文太可爱了,感谢太太🙏。

【刀剑乱舞—次太】金平糖 02

★尽力避免OOC

★不是写手所以只是日常www

★不定时更新但会完


距离次郎太刀被锻造出来已经过了些日子,现在的次郎和萤丸比肩站着已经要高出萤丸些许了,而这带来的结果就是本丸对于牛奶的开销变大了。

“那个,一期一振就拜托你带着骨喰还有太郎太刀,次郎太刀去万屋了。”因为秋天的突然降温而重感冒的审神者抽噎着用沙哑的声音交待着,还列出了需要购买的清单,“剩余的小判…唔…你们就看着随便买点吧。”说完就缩进了被子里。

“好的,请交给我吧,主上就请好好的休,息。请不要再在半夜摸进短刀房间了,我会很苦恼。”这么说着的一期一振周围散发着杀气,微笑着,从审神者颤抖的手中接过了清单。

“好的…我发誓,再也不会了,一期一振,能麻烦你把刀收回去吗?”

太郎太刀左手牵着骨喰右手牵着次郎太刀现在本丸门口等待着一期一振,看着像是要下雨,烛台切还递给了太郎两把伞,一期一振就这么带着三个路痴出门了。

“没关系的,太郎太刀殿是不会走丢的。”石切丸捧着一杯热茶拍了拍看起来有些担心的烛台切的肩。“反正在人群里都能一眼看到不是吗。”

“骨喰有些什么想买的吗?”路上,一期一振牵过了一直安静走路的骨喰这样问着,后面的次郎一直缠着太郎问东问西满街的逛着。

平日里骨喰都不怎么亲近自己,虽然说性格就是这样的,不过作为哥哥还是想要弟弟多依靠自己一些啊。像隔壁大太刀那样…

另一头次郎尝了一口免费试吃的梅子酒,清甜爽口又散发着淡淡的酒味,口感醇厚而又有些后劲的甘烈。次郎抱着酒坛子望着太郎,眼神里写着期待。

“大哥,人家想买这个!”次郎垫脚将酒盏捧到太郎面前。

“……不行……”太郎颦眉,次郎还这么小应该还不能喝酒吧。太郎完全忘记了次郎并不是人类,在本丸的时候经常被喝醉酒的审神者和鹤丸半夜夜袭,虽然不会吓到他,但是,总归觉得让人头疼。

在太郎的印象之中,酒大概也就是这样让他头疼的东西了。

“诶??主上明明说了的,我可以买一样喜欢的东西嘛!”次郎嘟着嘴扯着太郎的衣袖,一副执意要买的模样。

“但是……”看着太郎有些犹豫,次郎抱着酒坛就不撒手了拽着太郎的衣袖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老板娘都心软的想给他优惠了。

“就…就一坛嘛大哥…”终是拗不过次郎那副可爱的模样,太郎还是付了钱。

看到次郎抱着酒坛满足的微笑,便也觉得心情好了不少连着便觉得天都明亮了许多。

“唔…接下来还要去买食材呢,大哥,人家想吃炸天妇罗和鳗鱼…”次郎一路走一路品尝着店铺里试吃的点心和食物,太郎则在后挑选着烛台切和长谷部要用的食材。

虽然他也不太认得出来就是了。

另一组的一期一振和骨喰则是去采购手入和锻造的材料了。

骨喰默默的跟在一期一振身后,沿着河堤往本丸的方向回去,一路上除了必要的话,骨喰都不怎么说话,一期一振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和骨喰之间的交流如此之少。

“骨喰,如果觉得重的话,再给我拿一些吧。”这么说着就伸出手去想接过骨喰手中的箱子,骨喰只犹豫了一秒伸出手去,牵住了,一期一振的手。

这便轮到了一期一振愣住,在本丸里栗田口家有许多的兄弟,骨喰不像其他的兄弟般的亲近自己,唯一和骨喰亲近些的只有鲶尾。

这,还算是他来到本丸之后第一次…牵骨喰的手呢。

“就这么回去吧。”骨喰低着头这么说着。

次郎吃着点心牵着太郎的手拖着装着食材的小车,一路哼着小调蹦哒着往回走。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天有些擦黑了,太郎想着再不回去的话恐怕审神者会炸掉。于是加快了步伐,次郎牵着太郎的手,要跟上太郎却只能小跑着跟上。

“大哥,人家跟不上啦,抱人家嘛。”次郎伸着双手就紧紧抱住了太郎的胳膊。

“嗯…你先…松手。”虽然身材还有些矮小但是力气却完全还是大太刀的级别啊。

次郎窝在太郎的怀里,望着太郎的脸,眯起了眼睛,再等等就可以了,再等等我就可以,与你比肩了。哥哥哥哥哥哥… 等不及的,是我啊。

感觉到次郎缩在自己怀里攥着自己衣襟的手攥得紧,叹口气,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果然有个弟弟的感觉也不差。

审神者趴在本丸门口,望眼欲穿的等着太郎和次郎回来,原本没有到晚饭的时间,但是因为审神者睡过了中午,现在已经饿得想哭了。

约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烛台切把瘫在门口的审神者提起来,拖回房间。

太郎和次郎也踩着点提着食材回到了本丸。

“太郎!!!你去哪了!!!你不能为了和次郎出门约会就丢下我在本丸饿成一只狗啊!!!”审神者咬住袖子,泪如雨下。总算可以等着吃晚饭了。

“哦呀,这个味道!是梅子酒!!太郎你竟然会买酒回来!!”瞬间审神者恢复了精神跳着在口袋里翻找着酒壶。

“才不是,这个酒是大哥给次郎买的!”怀里次郎装睡了很久听到了审神者说话才赶紧的从太郎的怀里跳出来抱住酒壶。

“婶婶很受伤…”

“好了好了,赶紧起来去坐着,马上要开饭了。”一期一振扶起审神者。

饿极了的审神者吃完了饭就又倒进了房间里去睡觉,一期一振收拾着残局,骨喰坐在回廊上跟着鲶尾看月亮,次郎一定扯着太郎说要看月亮喝一杯。

“真是的,次郎酱要喝一杯就让他喝啦。”鹤丸在一边煽风点火,就连石切丸也说一杯没关系的,难得的满月,喝一杯也没关系。

太郎只好为次郎斟了杯酒,乱也尝了一口,有些苦涩的口味让乱撇了撇嘴将酒杯还给了次郎。


国庆要过完了,大家玩得开心w,一起静静躺坑里,想吃腿肉。。。qaq

TBC...


【刀剑乱舞—次太】金平糖01

★幼年次,养成系。

★可能开关不对不小心养错了方向。

★一个兄控和一个弟控的故事。

★尽力避免OOC。

qwq只是想写写当初刚来到本丸的两个人,妄想幼年次

为冷cp割腿肉。

中篇,傻白甜w



留下了锻造的材料,审神者丢下锻造的公式就离开了,听他一直念叨着无论如何不能在被鹤丸抢走今天的点心,太郎也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既然被叫到了这里,审神者还一直说着自己呆在这次郎一定会来的,太郎抱着刀坐下了,听着刀匠絮絮叨叨的跟自己念叨着审神者平时是如何的剥削劳动力,没出想要的刀还总跟他发牢骚。

太郎安静的听着,虽然到了本丸已经一个月了,但是审神者每天要处理的事也很多,和自己,并没有过多的交流,总的来说,除了比较吵闹以外也没什么特殊的了。

不过说起吵闹这一点,总觉得有那么点熟悉。

太郎并不反感周围热热闹闹的,不过他本人绝不会加入就是了,毕竟冷场什么的,就算作为刀也是超尴尬的啊。

奇怪了,记忆里那个总是缠在自己身边的影子,似乎并不是审神者,说起来自己的弟弟,次郎太刀,会是以什么样的形态诞生呢。

刀匠说了一会,将材料丢下去,显示的03:00:00,刀匠安慰着自己也可能是四花,大太也不是没可能。

然而出来的刀却让刀匠马上打包行李准备跑路。

太郎走了下神,外面的雨声夹杂着审神者和鹤丸有些夸张的喧哗声接近了锻刀室。

“哟,太郎!有没有把弟弟好好的……等等……”审神者退出了锻刀房,再次拉开门。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冒了个头趴在门檐上朝着里面看。

太郎的怀里一只小小的次郎正在伸手去抓太郎的发尾来玩。被突然闯进来的审神者和鹤丸吓了一跳,差点衮到了地上去。

“这个是哪里出了意外吧?”审神者摸着下巴,开始思考对策,以及,思考刀匠在哪去了。

倒是太郎全程无比的平静,依旧是正坐着抱着怀里小小的次郎,看着怀里这个小小的次郎。

嗯,自己是大太刀,按照描述自己的这个弟弟也应该是大太刀,难道萤丸那个身高的大太刀其实有两把?不过这样也不错。

说实在的其实太郎对自己的弟弟这个概念并不太了解,总之是需要年长的自己去照顾的吧,这样子想的话现在这副模样倒是也很合适。

“总之在那个刀匠回来之前,去让一期一振先给短刀们手入吧,啊,太郎你就先带着…次郎…回去,房间原本就是给你们俩留的,在找出原因之前,就麻烦你好好照顾他了!”

“好的,主上,次郎太刀原本就是我的弟弟,理应由我照顾。”听到太郎这么说,审神者就又跑去地里挖红薯了。

太郎抱着比萤丸还要矮一些的次郎往房间走,本丸才新建没多长的时日,许多房间还空着,萤丸和石切丸也趁着人还没多起来住在来派和三条的房间里。

大太刀的房间确实只有太郎一个人住,不过现在…次郎终于踩到了地,开心的到处跑着看着玩着房间里的小摆件。

房间的壁柜里还有半瓶萤丸之前留下来的金平糖,次郎趴在壁柜的玻璃上看着那玻璃瓶里花花绿绿格外可爱的糖果就差把口水都糊在玻璃上了。

就在太郎还在思考该如何照顾这个比自己小上这么多的弟弟时,次郎将玻璃瓶掏了出来,开心的捧着瓶子跑到太郎面前举起来。

“这个是萤丸的金平糖…是想吃糖吗。”太郎接过玻璃瓶将瓶盖扭开次郎就伸手进去抓了一把金平糖。

“在发光!次郎,喜欢!”次郎现在还只能够勉强的拼凑出一句话,不过糖倒是照吃不误,还不忘爬到太郎膝盖上把糖递到太郎嘴边。“次郎,喜欢的甜味。”

甜味…太郎并不嗜甜,不过如果是弟弟喜欢的,那么也不错。

次郎饶有兴趣的趴在门口对着太阳玩着玻璃瓶,太郎则坐在屋里看书,时不时看一眼次郎以防止次郎到处乱跑。

安然的度过了下午之后,审神者来喊二人吃晚饭的时候,次郎已经开始追着太郎喊哥哥,无论什么都要问,看见什么都好奇。

这倒是让太郎有些头疼,早知道他并不了解现世的事物,正有些焦急的时候,审神者来了。

“哦!次郎这不是学的挺快的嘛!”小孩子就是抱起来软软的,审神者抱着还觉得挺舒服。

“吃饭,次郎和哥哥,饿了。”次郎一只手拽着审神者的帽子,另一只手拽着太郎的袖子,笑得开心。

出征回来的短刀们围着次郎看,明明说好的本丸里没有女孩子啊,不过反正乱都存在了,多一个女孩子模样的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次郎也笑眯眯的坐在中央,倒是很受用,乱也很高兴的坐到了次郎的身边,不一会次郎就在短刀群里混熟了,排除他还不太会讲话以外。

吃过晚饭没一会就和短刀玩开了,太郎坐在一边喝茶,五虎退哭着追着抢走了小老虎的次郎,审神者一边躺在榻榻米上吃着仙贝一边看小说感叹着年轻真好啊。

有次郎在这样热闹的场景也让太郎觉得很心安,总觉得之前记忆里缺失的部分在慢慢现形。

不过,现在的次郎,似乎,依旧不是自己从前见到的模样,是因为丧付神的缘故吗…

等次郎玩累了,就跑回了太郎怀里“哥哥,次郎,睡觉。”说着扯了扯太郎的袖子。

“主上,我先带次郎回去了。”没等审神者转身过来,太郎就抱着次郎离开了。

“本丸的弟控日益增多。”审神者撇撇嘴。

将次郎的被子盖好,太郎将金平糖放回壁柜里,想着明天跟主人去万屋的时候多买些回来吧,顺便要买一瓶还给萤丸。

太郎阖上了眼,但愿能一夜无梦。

本丸终于安静下来了,一期一振也把短刀们全部哄睡了,当最后一盏灯熄灭之后,次郎睁开了眼,掀开了太郎的被子钻了进去,透过微薄的月色,次郎看着太郎的睡颜,蹭上去,舔了舔太郎的嘴角,接着开心的笑了。

“次郎,喜欢的甜味。”

晚安,哥哥


TBC(虽然并不知道写不写的下去qwq傻白甜的故事。


【次太】【现代paro】TazuTazu

qwq是和基友玩的现代社会人paro的大太兄弟

不知为何总是萌上冷CP的我。

并不会写文,尽量避免OOC了。短篇。

在我家本丸次郎就是这样的状态呢,这就是一个兄控和一个弟控的故事

也是昨晚上一个人被丢在家里,打雷闪电下雨的跳闸好几次,写篇甜文祭天。

太郎-外科医生

次郎-二线演员


外面的暴雨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太郎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墙上的时钟已经开始走向21点,一般这个时候太郎应该已经在家里准备晚饭了。

次郎说过今晚要回家吃饭,但是不凑巧的就是太郎刚刚又来了一台手术,不结束掉的话是没办法回家了。站了两个小时腿早已酸麻,坐在办公室的软皮沙发上的一瞬间简直就是太郎卸掉所有防备的时刻,只想把整个人都埋进沙发里。

“太郎医生,工作已经结束了哦,不是有约会吗,早点回去吧剩下的我来打理就可以了哦。”护士微笑着将办公桌上的报告递给太郎签字。

“谢谢,不是约会。”太郎签上字,拿了自己挂在衣架上的风衣,已经是秋天了,萧瑟的秋风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些许的寒气。

到了医院的大门口,太郎突然想起自己并没有带伞,也是了这个天漏了一般的暴雨下了这么久,医院离车站也不算远但是这种雨量的话一定会淋湿一身,这个天气…会生病的,一定会。但是如果打车的话,现在这个时间也不太好打车,更何况还是在医院这边。

刚刚写完报告的药研伸着懒腰提着包,正是准备回学校的样子,便看见了站在门口望着雨帘思考人生的太郎。

“咦,老师,手术做完了?”

太郎正愁着,回头就瞥见了自己那个天才学生,带着这么一个轻松的学生还是让太郎感觉很好的,至少不用解答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来耽误他的时间。药研在这方面也是相当的有自觉性,非常来事儿。

“老师没带伞么,也没开车?”药研歪着头问着,想必也是了。“如果不介意我才拿驾照的话我可以送老师回去哦。”

未待太郎开口,一只手就拍在了药研的头上,次郎噘着嘴,自己只是来接哥哥下班怎么的就又看到有人在跟哥哥搭讪,还是个医生。

“次郎,不得无礼。”看着次郎那个样子,太郎也大概知道这个脑洞大过天的弟弟又不知道到了哪个地方去了。

“诶!明明是哥哥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还被这个小鬼搭讪都忘记回家给人家做饭!”说着次郎还恨了站在一边扶眼镜的药研。

师母还真是可怕呢。这一句要加进备忘录里,药研掏出了小本子。

“这是我的学生,我的车在修理厂,你开车了吗。”太郎伸出手指弹了下次郎的额头。

“大哥你在做什么啊,你弟弟我可是要靠脸吃饭的啊。”次郎委屈的捂住额头撇着嘴看着太郎,生怕太郎再来掐他的脸。毕竟是在大厅,次郎的大嗓门儿迟早会暴露了他是身份。

“那个,既然师母,不…既然老师的弟弟来接您了的话,我就先回学校了。”药研实在是没办法支撑自己继续看眼前的两个人秀恩爱了,明明同样是兄弟果然自己家族的相处方式比较正常啊。

“抱歉,药研君,你先走吧。”太郎目送着药研坐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接着将扒在自己身上的次郎给剥了下来。

“人家明明是好心来接哥哥的,哥哥还要说人家。”还不让人家抱,次郎不死心的又挽了上去,太郎倒是没有推开他了,但是却也别开头不看他了。

这样的话就只有回家再好好地跟哥哥谈,谈,心,了。

次郎有些心不在焉的开车,太郎坐在副驾上阖着眼似乎是在休息的样子,次郎咬着嘴唇,果然哥哥睡着的样子也超好看的啊,和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模样,眉宇眼角都透露出清冷凌冽的气质,而自己嘛,当然是世界第一漂亮啦。

这么想着红灯的时候次郎还去戳了戳太郎的脸,看着微微颤动的睫毛,便知哥哥是醒着的,次郎便更放肆的捏了捏太郎的脸,有点冷,不过夏天的时候很凉快吧。

“专心开车。”太郎倒是也不拍开次郎的手,次郎也自觉的收回了手去,没关系等会回家还可以赖个够,如此想着次郎的心情倒是也明朗了不少。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还好太郎早上的时候已经买好了菜,从冰箱里拿出了材料端进了厨房,并且叮嘱次郎绝对不要进去。

“诶!可是人家还想…”看你穿围裙啊大哥!!!次郎泪眼看着太郎但是还是被无情的拒绝了。“大哥什么时候这么狠心了,这可是你可爱的弟弟唯一的请求啊!!”虽然并不是唯一,但是哥哥不会在意的!次郎自信的想着。

“你进来只会让开饭时间变得更晚,你也已经饿了很久了吧。”太郎挑眉,次郎噤声,是饿了很久了,自己还发了好几条短信催太郎回来做饭。

不过大哥啊,催你是想见你啊虽然也想吃饭。

次郎趴在沙发上玩着遥控器,电视节目没有什么好看的,自己新拍的电视剧也要等两个月才有档期,不能让哥哥看到漂亮的自己在荧幕上真是可惜呢。虽然本人更漂亮啦。

“大哥~还没好吗~世界第一美丽的次郎要饿死了,多少人会伤心欲绝啊,唉。”次郎摸出了手机开始自拍了起来,谁让太郎把他一个人丢在外面不让进去呢,对了,悄悄推开门看一眼应该没关系吧,说不定还能拍一张。

次郎蹑手蹑脚的蹲到了厨房门外,门只是虚掩着,能够透过门缝看见太郎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竟然没有穿上次送给他的围裙!次郎,超失望,还有那个随意的结是怎么回事啊一点都不美观啦!哥哥怎么这么随便啦!

“晚饭马上就好了。”平淡的语气透露着太郎丝毫不意外次郎会溜进来,一起长大的弟弟还是多少了解的。

“呜,哥哥怎么就不好好地系围裙呢,看的次郎实在是忍不住要来帮哥哥系好了,好啦,这样,比较好看。”次郎很满意自己在太郎的背后打的这个蝴蝶结,似乎是,没有违和感呢。

“……洗手吃饭。”将最后的菜装盘,太郎下意识的就去解围裙,被次郎拉住手。

“人家才替哥哥系好,穿着吃啦。”拗不过想着自己撒娇的次郎,太郎只能端着菜出去。

“等等啊哥哥,让人家拍一张先,偶像的博客管理可是很重要的,哥哥做的菜一定要记下来,当然还要附上漂亮的我的自拍。”说着次郎就摆着姿势拍了一张自拍,“哥哥来跟人家一起自拍嘛。”

“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吃完了再去做别的事。”说话的当口次郎已经拍着自家哥哥穿着围裙吃饭的照片了,要好好珍藏起来呢次郎。

原本的太郎也是并不怎么会做饭的,本来太郎是觉得维持生体机能,随便吃点能够平衡营养的食物就可以了,但是小时候的次郎是绝对不肯跟着太郎吃那些所谓有营养但是并不美味的食物的,倒是被次郎这刁钻的胃口给练出来了手艺。

“哥哥的手艺精进了呢,果然还是哥哥做的饭最好吃了,在剧组可是把我折磨坏了呢。”次郎咬着筷子,“唔…不行么哥哥。”

“不行,绝对。”太郎眼都不抬。

“哥哥一定是不喜欢我了!竟然一整天都在拒绝你可爱的弟弟啊!真是气死我了,明明我出去拍戏之前还不是这样的呢。”次郎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像是焉掉了花一样,太郎瞥了一眼,知道次郎又开始演起来了。

“哥哥,我没有酒会死的哦,真的哦。”次郎歪着头对上太郎的目光。

好吧,自己的弟弟真的很可爱,不管是不是演出来的,都…很可爱。

“一杯…只准一杯。”太郎将温好的酒从盒子里取出来,次郎的眼神立刻就绽放出了光彩来,像是隔壁家的小犬一样的盯着太郎手中的酒壶。

“知道了啦,只喝一杯,哥哥也跟人家一起喝吧。”意料之外的太郎竟然也放了个杯子在他自己面前,斟上了酒。

“一杯,明天休息。”太郎抿了一口,确实并不是他喜欢的口味,但酒清冽入喉却又带着几丝的甘醇,看来岩融确实没有骗他,纵然是太郎这般不懂品酒的人也能够喝出这酒的甘甜,但混合着烈酒的性子,一口下去却还是觉得喉咙有些烧的慌。

“哦!这个酒!!大哥是专门帮我买的吧嘿嘿,最喜欢你啦。”这么说着次郎就一口饮尽了杯中酒。

改日还是送回谢礼给岩融吧,毕竟是这么好的酒。

“在剧组没有好好吃饭?”

“诶,剧组的手艺怎么和哥哥比啦,次郎现在的胃口都是被哥哥养出来的啊,哥哥要对我负责,唉,饿瘦了可是没办法好好拍戏,这次回来哥哥要好好犒劳我。”次郎嘟着嘴。

“就你能说。”叹口气,太郎是实在拿自己的弟弟没辙的。

相较于次郎来说,太郎实在不是一个擅长和人交流的人,即使是对着次郎也是没什么话可以说,但是次郎就是喜欢自己哥哥这样,话不用说多,次郎自己知道意思便可,别人都不重要,这样自己可以一直赖着哥哥,纵使太郎也对次郎的撒娇是没有任何办法拒绝的。

因为次郎是太郎唯一的弟弟。

两杯酒下肚,次郎也觉得暖和了不少,再看看太郎的杯子里还剩了有半杯之多,太郎不胜酒力次郎是知道的,但是,这次回来的目的不就是要灌醉太郎嘛,咦,好像哪里不对。

“唔,哥哥就这么敷衍的跟我喝酒,次郎很伤心哦。”一边说着一边将太郎的杯子满上了。

说过了只喝一杯,太郎仅仅半杯便觉得头有些泛起了疼,果然喝酒的天赋全部都点给次郎了吗,自己这个样子,确实是不太能在能够跟次郎继续喝下去,只消一杯酒就能够送太郎进入熟睡的梦乡。

终是抵不过次郎的劝酒,太郎只觉得脑中是一片混沌,虽然意识还在但手脚却瘫软得根本没办法动弹,似乎连神经都有些不受控制,只觉得是麻痹了的触感。

太郎用手枕着头,希望自己能够稍微清醒一些,次郎却自顾自的在对面喝的开心,

“大哥就喝醉了吗,真是的,人家才刚刚起性而已。”次郎凑了过去跟太郎坐到了一起,手指沿着太郎的眉骨往下描绘着太郎脸廓,他是真的很喜欢哥哥啊,从生下来见到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开始,尤其钟爱着,只印有他身影的,太郎的眼眸。

从小的时候开始,太郎便就是这幅话不多的性子,每每次郎闯了祸,都是太郎去担着,次郎受了欺负都是太郎去帮次郎,就连次郎喜欢吃的点心也都是太郎留着给次郎,无论次郎多么的啰嗦太郎也都是安静的听着。

“所以,我喜欢哥哥啊。”次郎低下头去,嗅着太郎头发上的清香,带着淡淡的月桂的味道,是太郎房间里的味道。

“哥哥每次喝醉了就睡着了,完全不听人家说话啊。”也从来不给人家回应,不过没关系,就算这样人家也还是会坚持下去的哦,因为人家只有你这唯一一个哥哥啊。

说出来的话,就算是哥哥也会觉得很烦恼,所以还是,趁着哥哥睡着的时候说说就好了。

将太郎抱回房间里,索性说着自己喝醉了也就抱着哥哥睡了,反正,就算哥哥醒了也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的啊。

“已经很晚了哦,晚安哦哥哥。”

待到次郎睡醒的时候,太郎还安静的躺在身边,次郎心满意足的又抱上去想继续睡,却听太郎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叹。

“哥哥睡醒了啊,反正不用去医院的吧。”说着次郎却也没松手,只是搂的更紧。

“……好了,你都这么大了怎么睡姿还是这么……先松手。”拍了拍次郎的手背却没有将次郎的手扯开,次郎也只是稍微放松了一些却又凑得更近了。

“好像还是小时候一样呢,哥,我们要不要出去逛逛?”

想来也是无事,太郎便同意了,次郎兴高采烈的回自己房间去选衣服,太郎则进了自己房间的浴室,挨着次郎沾上的一身酒气还是洗去比较好。

次郎快要把几个衣柜全部操翻一般的阵势翻找着可以穿出去的衣服,难得和哥哥上一次街呢。

而太郎这边倒是清一色的都是衬衫,太郎身材高挑自然是衬衫最修身,次郎也是乐于给太郎挑选衬衫,所以,这衣柜里倒是很多都是次郎送给太郎的衬衫,但比起那些次郎口中牌子,倒是在某位高级定制师那里的定制货比较趁心。

不过,既然是和次郎一起出门,还是穿次郎送的那几件吧。

等到次郎穿戴完走出房门的时候,太郎已经是闲的在客厅泡起了茶来,桌上还放着几块糕点。

“走吧哥哥!”听到声音,太郎抬起头来瞬时黑了脸。

这个正常的穿着衬衫西裤的人是谁,是我弟弟吗,他是不是昨晚上酒喝多了脑袋坏了,他竟然穿男装了,竟然在这种日常出门的场合穿男装了,真是被吓到了。

“大哥觉得不好看吗,恩,其实我也犹豫了很久,要不然大哥来帮我选啦。”次郎一边扯着裙子一边忽略了太郎的重点。

最后还是以这幅模样出了门,太郎是一贯的黑色领章白色衬衫,墨色收腰的风衣搭着灰色的收脚裤踩着只到小腿的黑色中靴,马尾也比平日里放低了些。而次郎难得的穿着深蓝色的衬衫,卡其色缀着流苏的外套,显腿型的贴身牛仔裤,黑色扣着银色金属扣的短靴。当然,帽子和墨镜也是必备的,头发束成一撮搭载肩上。

“世界第一帅气的次郎~”这么说着次郎搂着太郎的肩拿起手机现在出门前自拍了一张。“真是偏心啊,哥哥不化妆也这么帅,唉,不过我也很帅。”

“是了,你最帅。”太郎虽然一脸无所谓但还是很配合次郎的。

对于太郎这种没有节日观念的人,他是绝对不会知道今天是情人节的,但是次郎就不一样了,像是这种节日不免要做一些公关的,尤其是情人节这么重要的节日。

不过这个对于哥哥来说还是个秘密哦。

两个这么高挑的男人并肩走着不免吸引了街上大部分人的目光,尤其是当这两个高挑的男人还顶着如此俊美的面庞。

“有什么想买的吗?”太郎坐在店里的休息区,看着次郎一脸兴奋的挑选着店里的物品,一杯咖啡就能让太郎平静的渡过一下午,虽然比起咖啡,太郎会更喜欢茶一些,而次郎,只需要太郎静静的坐在那就够了。

“哥,你看这个耳钉。”次郎拿着一对镶着蓝色宝石,切割成了月型,而耳钉的另一只,紫色的宝石切割成了星型,下面缀着银吊牌。

“喜欢就买了吧。”

逛了几家店,在吸引了足够的目光之后,次郎心满意足的带着太郎离开了商场,当然手里已经多了许多的口袋。

“总觉得今天街上的氛围怪怪的。”太郎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无视周围的粉红色气息,当然他是肯定不能注意到自己弟弟身上也散发着应景的气息的。

“诶,有吗,大概是春天到了吧。”这确实是春天到了。

沿着海边走,华灯初上的时间远远地看过去城里是一片五彩斑斓的景色,海面却还是闪着银色的光芒,两个人并肩走在海边的绕城公路上、

“有什么话要说,就直接说。”

“诶?”次郎有些诧异的看着太郎。

等等,现在的情况是,哥哥已经知道今天是情人节了吗,我暴露了吗?

“如果坦诚一点说出来,说不定是我也能接受。”就算是说着这种话也面不改色的太郎,倒是让次郎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等等,难道说的是昨晚上说的话?

“……哥,你竟然坑弟弟,你装睡了吧。”天…简直想找个缝跳进去,不过次郎悄悄的瞄了一眼太郎红透了的耳根,“什么啊,原来哥哥也很紧张嘛,我还以为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呢。”

“哥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了吧。”

“勉强听护士提起过…”

次郎牵起太郎的手握住。“哥你愿意嫁我…不…哥我喜欢你…不…哥…你不答应的话人家会死的,真的。”没错,是尴尬的想要去死了。

“真是的看你这幅模样,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太郎倒是舒了口气。

完了,哥哥绝对误会了,“等…哥,我说的喜欢是…恋爱意味的。”

“我知道啊。”你当真以为你每次灌了酒,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太郎想着每次次郎那么蠢的样子噗的笑了出啦。

“天啊,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啊,那么我那么多次告白哥哥都没有回应呢,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个答案了。”次郎凑近太郎,能够感受到呼吸的程度,这种时候就算是亲上去,哥哥也不会推开我吧。

抱住比自己高些的哥哥的时候,次郎似乎是感觉到内心被什么填满了一般的满足,激动地心情快要溢出来一般的淹没他的神经。

这种时候由着他去就可以了吧,太郎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意料之中柔软的嘴唇带着香甜的味道覆上,这种感觉似乎是,似曾相识。但是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场景太郎却是想不起来了,不过这样的结局应该也还好吧。

“果然哥哥对这方面的事情完全没有经验啊,不过没关系,今后,有我来教哥哥就好了。”次郎附在太郎耳边轻声说着。

请多指教啊,哥哥。